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玉兰香 >

歌词中有‘再见了北京,我留下了很多情’的歌是哪首

浏览次数: 日期:2018-10-06

写人家回答。

One Night In 现在称Beijing歌词
one night in 现在称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不论你爱不爱
领地历史的尘埃。
one night in 现在称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我岂敢在夜半问路。
惧怕去百花深处
人类说深花
人家老情侣使运作绣鞋。
人家脸色苍白的白叟
还在可使用假木贼属归来。
one night in 现在称Beijing
不要喝那么多的酒。
走在Di An的门外
谁也不克不及豉豆证据。
one night in 现在称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酗酒的人
北方地区的的狼。
人类说北方地区的的狼
他们会站在有冷感的的附近。
数组锈蚀的旅行包服
喊门,眼中含着裂口
哦,我早已等了几一千年了。
狼人为什么不倒退?
哦,我早已等了二一千年了。
为什么坏人不倒退?
one night in 现在称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我岂敢在夜半问路。
惧怕触摸疼痛的灵魂
one night in 现在称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我岂敢在夜半问路。
惧怕去球状之门
我不舒服问你在哪里。
我不舒服思索你可能的选择能倒退。
想想你的心,想想你的脸。
以防你想抱着资金,就别让它过来。
one night in 现在称Beijing

执意这么,对吧?!

现在称Beijing之夜
△女:我不舒服问你在哪里。   我不舒服思索你可能的选择能倒退。   用你的装出想你的脸。   △以防你想抱着资金,就别让它过来。   人:一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现在称Beijing夜景
▲不论你爱不爱领地历史的尘埃。   ▲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我岂敢在夜半问路。惧怕去百花深处   △女:人类说深花住着老情侣   △缝着绣鞋人家脸色苍白的白叟   △还在可使用假木贼属归来。   人:一 night in beijing 不要喝那么多的酒。   ▲不论你爱不爱领地历史的尘埃。   ▲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把酒对月豪歌的男子汉北方地区的的狼。 现在称Beijing夜景2
△女:人类说北方地区的的狼会在北风起   △站在闸门外数组锈蚀的旅行包服   △喊门,眼中含着裂口   爷们:我早已等了几一千年了。为什么闸门不开   △女:呜······我已可使用了几一千年为什么坏人不倒退?   ★合: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男:我岂敢在夜半问路。惧怕触摸疼痛的灵魂   ★合:one night in beijing 我留下许多情   ▲男:我岂敢在夜半问路。惧怕去球状之门   已婚妇女:人类说门道有人家女人。   △人家脸色苍白的白叟没有活力的可使用那征战的归人   人:一 night in beijing 不要喝那么多的酒。   走在Di An的门外谁也不克不及豉豆证据。   ★合:one night in beijing 你会失掉很多爱。   ★不要在半夜问路惧怕触摸疼痛的灵魂(人)   人:一 night in beijing one night in beijing   △女:我不舒服问你在哪里。   我不舒服思索你可能的选择能倒退。   用你的装出想你的脸。   △以防你想抱着资金,就别让它过来。   人:一 night in beijing 你会失掉很多爱。   ▲不要在半夜问路惧怕触摸疼痛的灵魂

所属类别: 玉兰香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